连云港市地方资讯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金融新闻

步兵的情怀_军事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8-15 22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■卢茂亮

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怀旧,关于一个兵种。从某红军团三营机枪连当新兵算起,我有整整七年的步兵青春期。没有爱情,没有为此流过缠绵的泪,但我却拥有过真正的步兵岁月,步兵的泪只能在枪身上无声地滑落??

在步兵某团,有一块青草地,地面上错落有致地设置了坟包、土坎、壕沟、掩体。班长说,这就是战术训练场。到了部队但仍未开训的那段日子里,没事儿了,班长总爱拉着我们去那里疯玩儿。我们在草地上打滚儿,在壕沟里追逐,在掩体下想象枪林弹雨,在街垒间模拟巷战……

在我们兴致高涨时,班长却在一旁沉默了。我们围拢上去问班长咋了,班长说:“跟你们一样,我也曾喜欢过这个地方。”

他的话,我们不懂。

不久,开训了,先是共同科目,后是分业训练,步兵自然要从练战术开始。还是那片青草地,曾经回荡过我们童心未泯的笑声,却突然变得陌生了。班长表情严肃,在班横队前如临大敌般地下达了口令:“课目,单兵战术!”

卧倒,直立;出枪,收枪;低姿匍匐,高姿匍匐;滚进,跃进;前方敌情,敌火射击;包抄迂回,主攻突袭……

所有的战术动作,都是由人和枪在土地上进行的。曾经趾高气扬的少年书生,现在必须扑下身子拥抱土地,从低姿匍匐前进做起。未经风雨的柔嫩皮肤在杂草沙石上受到凶猛的磨砺。有人受伤了,有人流血了,还有人干脆坐在草地上哭开了。班长就发话了:“从前我喜欢这里,后来我恨过这里,现在我留恋这里。”

当步兵的日子里,许多时光是在战术场上度过的。不管是天高云淡,还是雨落泥泞,寒来暑往,春去秋回,只要“敌情”不断出现,战术就必须继续!

战术是对步兵素质的综合检验。在战术训练之前,作为步兵还必须熟知步枪原理,掌握射击要领,还有体能训练、五公里越野、投手榴弹、越障碍、木马单双杠……都要练好练精。企图轻轻松松达到战术层面的游刃有余,没门儿。所有技艺精湛的优秀步兵,都是用血汗和泪水养壮了自己的脊梁的。

没那么容易就能够真正理解步兵,除非他在步兵班里待上一千个训练日。

步兵对自己的专业,那种情怀是复杂的。在战术场之外的地域,在练战术之外的时间,我们不止一次地审视自己,想找出一些值得骄傲的东西,很难。我们常想,海军有大海和军舰,总是让人觉得有些浪漫;空军有蓝天和飞机,总是让人羡慕他们的自由辽阔;火箭军有神秘的高科技,同属陆军的炮兵和坦克兵也有一种很形象很具体的威猛气势……步兵有什么呢?人和枪的组合,就是一个最小的战斗单位,在最朴素的土地上,通过战术运动阻敌、进攻或防御,终究靠的是人的血肉之躯和勇猛无畏。

步兵,是一个从古代走来的兵种。在不穿军装的人们眼里,或许步兵最土、最苦也最累,在实战中伤亡概率极高。我们没有牛皮可吹,总是爱说:“我们步兵啊,跑得快……”

我始终认为,真正的步兵的确是为了应付不期而至的战争而存在的。

但当我们回到战术场上,所有与胜利无关的东西都被抛于脑外,眼下只想着如何以最快的速度通过敌火射界,杀伤敌人,保全自己,占领高地,潇洒凯旋。步兵的精神必须纯洁,战术场是步兵的心灵家园。

和平年代的步兵们,梦寐以求“近似实战的演习”。打一场“近似实战的演习”,步兵好似在过年。在演习中,我们冲上高地之后,相拥而泣,久久不肯离去……

记得班长离开连队的时候说过一句话:“‘战争’结束了,我回家种地了,不管我走到哪里,只要听到‘前方有敌情’,我会和你们一起出现在敌火力前沿……”

全班人紧紧抱住班长,挥泪如雨。在这里,步兵的眼泪,与爱情无关。

此刻,我已离开军营。然而,步兵的精神、步兵的养成、步兵班长的那句名言“前方有敌情”,早已渗透进血管,与我朝夕相伴。在都市的某一角落,月圆的夜晚,我的耳畔依然会经常响起军营里回荡的军号声??悠扬嘹亮,挥之不去。

友情链接:

Power by DedeCms